<sub id="jjnnn"><listing id="jjnnn"></listing></sub>

          <form id="jjnnn"><nobr id="jjnnn"><meter id="jjnnn"></meter></nobr></form>

                近兩年,民營企業產品質量、品牌影響力、人才儲備和相關貿易經驗等都有一定提升,民營企業出口成品油已具備基礎。放開民企成品油出口權是大勢所趨。

                  中共中央、國務院稍早前印發的《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指出,支持符合條件的企業參與成品油出口。在業內看來,這是國家向民營企業放開成品油出口權的信號。但商務部日前下發的2020年第一批成品油出口配額中,卻仍未出現民營企業的身影。

                  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批成品油出口配額共計2800萬噸,同比增加30%。出口配額仍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中航油五家國有企業包攬。換言之,至少在2020年前幾個月中,民營企業仍無緣成品油出口。

                  那么,民營企業目前是否具備參與成品油出口的條件?2020年會否有所突破?

                  “放開民企成品油出口權是大勢所趨”

                  “我們有成品油出口的需求,因為現在國內成品油市場處于整體過剩狀態,民企在只能內銷的情況下,利潤空間是非常窄的。”山東一家民營煉廠相關負責人對記者直言。

                  東明石化集團副總裁張留成也對記者表示,希望能夠放開成品油出口。“當前國內成品油產能過剩的壓力越來越大,而東南亞地區以及澳大利亞成品油的供需缺口很大,我們希望能夠多出口成品油,并且一般國際成品油的價格要比國內價格高一點,利潤空間更大。”

                  在當前我國煉油產能日趨過剩的背景下,隨著2019年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等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相繼投產,國內成品油市場競爭更趨于白熱化。中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發布的《2020中國能源化工產業發展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成品油終端消費增速放緩至2.8%,預計2020年增速將進一步降低至2.2%,而成品油出口量將繼續增加,或將成為亞太最大的成品油出口國。

                  “近年來我國成品油過剩局面導致出口需求逐漸增大,之前成品油出口配額只給國營企業,因為他們體量大,占比較高,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特別是這兩年新上馬的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包括恒力、浙江石化,以及未來將要上馬的盛虹石化、河北曹妃甸一些新的煉廠等,很多是民營企業。民營企業體量增大,具備了與國營企業在國際上同臺競爭的能力,所以放開民企成品油出口配額是大勢所趨。”中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石油市場所主任工程師王利寧說。

                  “民企出口成品油已具備相應基礎”

                  事實上,成品油出口權向民營企業放開并非沒有先例。

                  早在2015年末,東明石化曾獲批1萬噸的汽油出口配額,雖相對于國營企業配額占比微乎其微,但卻打破了出口配額僅國營企業獨有的局面。2016年,山東12家地方煉廠獲得了累計167.5萬噸的成品油出口配額,但實際完成量不足100萬噸,完成率60%左右。2017年開始,商務部成品油出口配額中便無民營企業的身影。

                  在上述山東民營煉廠相關負責人看來,當年配額完成情況不好“是很正常的事”。“此前申請配額時,港口、物流設施都不行,大家一窩蜂地想出口,但港口就那么1—2個,想出也出不去。另外,對民營企業放開出口,大部分是在2016年下半年了,半年的時間想要完成出口配額,不太現實。”

                  對此,張留成也表達了相同看法:“當年只給半年的時間出口,再加上很多地方沒有出口的倉儲、物流設施,企業要把這些建起來,至少得一年多的時間,受制于當時的基礎條件,肯定完不成任務。如果現在能對我們放開,我們馬上就能打造物流設施,一年多的時間就夠了。”

                  中宇資訊分析師許磊則表示:“當時民營企業都是第一次出口成品油,國際貿易的一些操作經驗不足,品牌的國際影響力也不如國營企業。但這兩年整個地煉的產品,包括質量和品牌影響力都有一定的提升。”

                  “這幾年民營企業慢慢成熟,對國際市場也有一定的人才儲備,另外這兩年原油進口權放開,他們有了相關的貿易經驗。民企出口成品油已具備相應基礎。”王利寧說。

                  “要一步步落實,需要一個完善的過程”

                  不過,對于文件中提及的“符合條件的企業”,多位受訪者表示,具體落實的話還得有一個過渡期,需要配套政策的支持。

                  “現在相當于出了一個指導的方向,但是具體怎么落實,肯定得有一個標準。例如,如果給了恒力、浙江石化配額,要不要給山東那幾家大的煉廠,然后以什么標準給,我覺得都要一步步落實,需要一個完善的過程。”王利寧表示。

                  許磊也表示,成品油出口權放開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我認為,需要過渡一下,不可能馬上放開。但是像恒力、浙石化這種大型的煉廠,雖然是以化工品為主,但他們的成品油產量可能也在900萬噸/年左右,是比較大的。如果沒有出口配額的話,勢必會加劇國內市場的競爭,并且他們的儲運、公路、碼頭等設施基本上比較完善,出口的條件是完全具備的。”

                更多有關磁力泵的知識文章,請百度搜索“上海家耐磁力泵廠”官網,(http://www.smysun.com)更豐富、更全面的“磁力泵”、“高溫磁力泵”、“高壓磁力泵”、“高溫高壓磁力泵”、“氟塑料磁力泵”、“高壓磁力漩渦泵”、“自吸式磁力泵”原創知識文章、技術資料、故障解決方案等您來分享!銷售咨詢技術熱線:021-64096960 ;13601667253。

                 

                首頁     |      產品中心     |      技術支持     |      非標定制     |      應用領域     |      新聞資訊     |      關于家耐     |      聯系我們
                展開
                159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