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jnnn"><listing id="jjnnn"></listing></sub>

          <form id="jjnnn"><nobr id="jjnnn"><meter id="jjnnn"></meter></nobr></form>

                亞洲是2019年美國原油出口的第一大目的地,雖然來自中國的進口有所下降,但這一上升趨勢仍在繼續。EIA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已成為全球主要原油出口國,2019年5月出口的原油日峰值超過300萬桶,其中有一半以上流向亞洲。本文主要分析美國原油出口在亞洲四大目的地(韓國、印度、日本和泰國)的市場份額,探究美國原油來自亞洲的進口上升的結構性原因以及對該地區低硫輕質原油指數的影響。

                  韓國市場

                  韓國是亞洲一些規模靠前、工藝更為復雜的煉油廠所在地。在調低中東原油份額、實現原油供應多樣化的政策推動下,得益于自由貿易協定,韓國的原油進口結構因原油價格以及低硫原油與含硫原油價差的變化而逐年變化,動態地反映了市場狀況。在這種情況下,韓國無疑充分利用了美國原油提供的機會。

                  2019年1—8月,美國是韓國第三大原油供應來源國。

                  印度市場

                  印度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中東,自然也就有了從中東生產商進口原油的強大意愿,而中東主要產中質含硫原油,因此印度的油廠設備也與之適應。此外,由于私營煉油廠擁有處理重質含硫原油與含硫含酸原油的能力,產自拉丁美洲的原油也被大量進口。通常情況下,大部分輕質低硫原油的進口來自尼日利亞。

                  隨著印度經濟的增長,印度對原油的需求也在增長,而美國的原油等級也在印度的供應結構中繼續占據一席之地。WTI原油與某些尼日利亞輕質低硫原油形成了直接的競爭關系,如Agbami原油、Akpo原油和Bonga輕質原油。

                  印度未牽扯到當前的貿易摩擦當中,如果印度經濟繼續增長,那將需要更多的原油,而美國的原油看似很適合印度煉油廠。

                  日本市場

                  日本對中東原油的依賴程度很高,有85%以上的原油來自中東地區。無論是最近減少中東原油依賴的政策,還是日本煉油廠的合理化、國有化,都沒能改變大局。只有俄羅斯在排名前五位的供應商中位置靠前,這是因為該國ESPO的裝載港口存在地理位置上的優勢,而且庫頁島的原油品級好(SokoL原油、Sakhalin Blend原油)。

                  由于中國的獨立煉油廠目前對ESPO和庫頁島兩個等級的原油需求強勁,日本需要尋找其他的輕質低硫原油供應源。較重的西非低硫原油不是一個合適的選擇,除了在福島事件后的第一年直接用于燃燒發電外,因此,日本對美國的原油進口逐漸增加。

                  盡管美國原油在日本原油進口中所占份額仍然很小,但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2019年1—8月期間進口的WTI和Eagle Ford兩個等級的原油數量超過了所有其他以Brent基準定價的原油。在這期間,WTI原油是日本進口的最重要的輕質低硫原油。

                  泰國市場

                  美國原油對亞洲煉油企業的重要性不斷上升,泰國是另一個例子。泰國的原油供應結構相對穩定,有65%來自三個中東國家(阿聯酋、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泰國國內以及來自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文萊和越南的東南亞輕質低硫原油是泰國煉油廠和凝析油分離器的主要供應來源。

                  隨著東南亞原油供應量的下降,泰國需要為這些原油尋找替代品,從而使得美國成為其主要原油供應國。WTI原油與阿聯酋Murban原油(API=40,硫=0.7%)和馬來西亞Kimanis原油(API=39,硫=0.06%)存在競爭關系,后兩個原油等級是泰國傳統意義上的熱門等級。

                  2019年前8個月,泰國從美國進口的原油量已超過從鄰國馬來西亞進口的原油量。一般來說,亞洲輕質低硫原油和凝析油的競爭對手是WTI原油,而不是Brent原油,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可能導致當地石油商重新考慮這些原油的定價基準。

                  回到期貨

                  隨著美國原油成為亞洲多個國家輕質低硫原油供應的主要來源,亞洲原油市場與WTI原油定價的相關性正在增加。限于產量下降,衍生品市場缺乏流動性,亞洲地區輕質低硫原油基準——印度尼西亞米納斯原油和馬來西亞塔皮斯原油——在這10年里喪失了與當地原油市場的相關性。

                  相比之下,在亞太地區使用WTI原油來定價輕質低硫原油有著強勁的基本面支持:WTI原油有美國原油強勁生產增長做支撐,而且其期貨市場在亞洲時段流動性極高。2019年前三季度,NYMEX WTI原油期貨在亞洲時段的日均成交量達到2.35億桶。

                  WTI原油期貨從亞洲的早晨便開始在屏幕上活躍,成交量貫穿整個亞洲交易日,從新加坡時間下午4點起達到每小時3000萬桶左右。客觀地講,在亞洲午后的一小時內,期貨市場有足夠的流動性來對沖該地區所有的原油進口。其他工具,如NYMEX WTI原油期貨的以結算價交易(TAS)和WTI新加坡標記,也可用于管理因亞洲的WTI原油貨物定價而產生的價格風險。

                  不再使用米納斯原油指數和塔皮斯原油指數后,由于西非是當時輕質低硫原油的主要來源,市場對西非原油采用了Brent原油基準。美國流向亞洲的原油正在不斷增加,而亞洲時間WTI原油期貨令人印象深刻的流動性為該地區的交易員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

                  與此同時,隨著休斯頓地區推出實物交割期貨合約,美國墨西哥灣碼頭WTI原油定價與原油質量方面的透明度顯著提高。

                  NYMEX WTI休斯頓原油期貨(HCL)合約于2018年11月推出。該合約為實物交割,交割地點為四個企業終端,交割品級為含硫量嚴格不超過0.20%、金屬含量最低的原油。

                  通過采用比美國國內管道更嚴格的規格,芝商所在建立國際貿易商對美國原油出口等級的信心方面做出了積極努力。盡管美國煉油廠是管道原油的活躍買家,但國際貨運貿易商更熟悉原油鑒定,因此,芝商所的規格有助于彌合美國管道原油與出口原油市場之間的差距。

                  此外,芝商所拍賣提供了一個線上平臺,用戶可以在離岸價(FOB)的基礎上購買WTI原油,這是邁向透明化的又一個重要步驟。自2019年芝商所拍賣機制引入以來,有三批WTI休斯頓原油在單獨拍賣期間售出。到目前為止,平均有15家公司參加了這類拍賣。最近,Enterprise開始發布在休斯頓的ECHO終端上交付的WTI原油的質量數據。ECHO是NYMEX WTI休斯頓原油期貨的四個交割點之一,也是休斯頓地區的重要設施。作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原油生產國,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地亞洲的重要原油供應國。

                更多有關磁力泵的知識文章,請百度搜索“上海家耐磁力泵廠”官網,(http://www.smysun.com)更豐富、更全面的“磁力泵”、“高溫磁力泵”、“高壓磁力泵”、“高溫高壓磁力泵”、“氟塑料磁力泵”、“高壓磁力漩渦泵”、“自吸式磁力泵”原創知識文章、技術資料、故障解決方案等您來分享!銷售咨詢技術熱線:021-64096960 ;13601667253。

                 

                上一條信息:為何中國原油需求減少
                下一條信息:沒有資料
                首頁     |      產品中心     |      技術支持     |      非標定制     |      應用領域     |      新聞資訊     |      關于家耐     |      聯系我們
                展開
                159彩票